留学院校

新西兰学年报告 当地教师有话说

(原标题:新西兰教师这样看学年报告:费时费力没啥用)
留学资讯  据天维网报道援引stuff消息,每个学年结束时,家长们都会收到一份学年报告,那么教师们怎么评价这样的学年报告呢?


(图片来自网络)

要是能说真话,学年报告会很好
为什么不能在学年报告里写真话呢?比如你的孩子没有天赋、你的孩子有意骚扰别人、你的孩子对人不友善、你的孩子很懒,等等。要是能这么写,该有多好。
我一年要写两次学年报告,已经写了13年。如果教师能把自己真正想说的话写出来,这将是一件好事情。
但是问题是,为了不激怒家长,这些实话都会被学校的资深领导重写一遍。结果,空话套话和模棱两可的话取代了教师们的建设性意见。
跟父母沟通是我们教师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但经常看起来没有意义。有些家长只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,不管孩子的学习进度。
学校更关注自身形象,大家需要看到学校在“进步”。
一般来说,关系孩子教育的家长会来跟教师见面,学年报告可以作为谈话的依据。
我想知道的是,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小心翼翼写报告,避免在报告里提到学生的名字,尽量“正确”描述一些事情,家长们能从报告中读出我们的意见吗?
学年报告耗时耗力,但是很有必要
我是一名高中老师。写学生的学年报告确实耗时耗力,是个累人的活。但是,向家长汇报学生的状况十分必要。
但问题是,等到家长看到年度报告的时候,孩子的一些问题往往很严重了。
不过,好消息是,我们学校明年将运作一个新的系统,在这个系统中,我们可以随时在网络平台——Parent Portal与家长沟通,不用等到学期末或者学年末再提交报告。我们可以随时对学生进行评估:提出表扬和批评,或者给予反馈。
这种方式的报告对家长和老师更有用。


(图片来自网络)

老师根本不了解学生
我是一名中学老师,最近刚退休。在高中阶段,学年报告的评语都是通用,因为老师和学生的联系并不多。
举个例子,我每个学期教一个班,班里35个学生,每周上两次课,每次45分钟。这么短的时间内,根本看不出学生的优缺点。课程设置是个问题。
匿名教师:我写报告很用心,平时也很努力
我是一名中学的数学老师,每个学生的学年报告我全是自己写,我不干复制粘贴这样的事。
要写130份学年报告,我的工作量很大。但是我的努力得到了学生和家长的认可,他们也采纳了我的一些建议,我觉得很高兴。
如果学生有些紧急情况,老师不应该到学年报告才反映给家长,应该立即打电话或者发电子邮件,这样可以迅速解决问题,保证不会影响学生以后的学习和生活。
学生缺乏学习兴趣是个很棘手的问题,老师不应等到学年报告才提醒学生和家长注意。
有个问题应该要引起家长注意,每次学生放假回来,好几个月学习都不在状态,有很多消极情绪,作为老师我们觉得很不安。(责编:汪丽芬)